冰时代黑冰翻脸无情闺蜜
21-07-05 22:23:37
0
0

那年随我舅舅到「荟园斋」时,我还不满16岁。舅舅带我走进店堂前再次叮嘱我:「小宝啊,从此,你就要靠自己在上海混了,学生意是很苦的,你要熬得住。三年后一满师就神气了。知道吗?」我无奈的点点头。「荟圆斋」在上海不算是一家大号,当时我也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生意的,进了店堂我看见百来平方米的大厅里成列着许多旧的家具摆放的还算整齐,有三个年龄在30-40岁的男店员分坐在家具边上。见了我舅,一位稍老一点的带眼镜店员笑脸迎上来:「啊,富生来了,学生意的带来了?」那人斜眼看了我一眼问到:「是这位小哥?」我舅舅忙拱手讪笑道「哎哟!卫叔,你好啊。是的,是我外甥,叫『小宝』今年已经16岁了。以后还的卫叔多关照啦。」「这么矮小的个儿,也有16岁?」围上来一块看我的两个店员在一旁嘀咕。卫叔对我舅舅爽朗的说到:「你把小宝留下吧,其他什么也不用关照了,一切放心,我会对岳老板说的。」我舅舅忙点头哈腰的回道:「那就多谢卫叔了,这包是小宝的替换衣衫,我就走了。」舅舅用手摸了下我的头。向三位店员团团一拱,走了。卫叔看了看我,嘴里喳了喳:「我看这小还也不足16岁。」「我是16岁。」我忙回答卫叔。「少废话了,小宝以后学生意要精怪点,大人说话你少回嘴,我说你不满16岁,你非要回嘴,在岳老板那里回嘴,那就得掌嘴,知道吗。」我只得点点头。卫叔对一旁一矮胖店员说:「我带他进里屋去见岳老板,外面你看着点。小宝跟我走。」岳老板40开外,一张脸从五官到脸型看上去都有棱有角:三角眼、鹰钩鼻、倒挂眉、刀削脸、锼高个。人看上去阴丝丝的。乐老板看了我一眼,对卫叔挥挥手:「去去去,这么小的东西还学什么生意?叫你师娘好好调教几年再说吧,把阿三换回来帮忙。」卫叔躬腰称是。当天我就跟卫叔坐三轮车到离店很远的,一条弄堂里的「石库门」房内。卫叔敲门,来开门的是一个脸色蜡黄瘦小子,这瘦小子一脸恐惧的看着卫叔,轻轻叫声:「卫叔。你来啦。」「废话,」卫叔说:「阿三,你今天可以跟我到店里去了。」阿三顿时眉开眼笑「真的!」阿三幸灾乐祸的看了我一眼,相信了。老板娘一头篷发,也不知是天热还是懒散,就用一件毛巾睡衣披着高大白胖的身躯,扭身迎着卫叔,嗲声嗲气的说「怎么啊,小卫,你们又要动老娘的脑筋了?」「哪里,我们只是想拿个新鲜的换你那个干瘪的,这是孝敬你那。」卫叔油腔滑调的笑着。「呸!」老板娘对着卫叔掀掀睡衣,白胖身段稍裸即逝,瞪了他一眼:「着么嫩,还不知道中用么。」「不中用再换嘛!」卫叔笑着回答。「放屁!你还想去拍那个骚婊子马屁?」老板娘凶相毕露地说:「上次我饶了你,下次你再去拍她马屁,我把你关7天,尝尝老娘的新家法!」卫叔忙收起笑脸,连连说不敢,差点没跪下:「不敢!不敢。师娘饶了我吧。」「你走吧。」老板娘话音刚落,卫叔拉着阿三一溜烟的走了。阿三出去后听说不到三个星期就死了,患的是「脱阳」症。此是后话了。老板娘关了门,瞅了我一眼。下巴一努,喝道:「进屋!」我进了屋,这是一间前客堂,堂里除了一张长几,两只太师椅外,厅堂中央挂着一幅「下山虎」长卷,虎画两侧书联也不知龙飞凤舞地写着什么。老板娘太师椅上一坐,睡袍下摆向两边一滑,两条肥壮的白腿裸了出来。她大腿架着二腿,对我说:「跪下。」我低头跪在她的面前。不敢看她。「听着,从今天起你在我家做奴隶,老娘要你死就死,要你活就活。你好好服侍我,如果想逃的话,哼!老娘一定抓得到你,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听见吗?」我点点头。老板娘一脚踢在我的嘴上喝道:「用嘴回答!」「知道了,我听你话。」「嘿!」老板娘又一脚把我蹬倒在地:「你!躺着,让我搁脚。」老板娘把两只肥壮的肉脚踩在我的胸脯上,说道:「看你瘦瘦小小,真不经我受用。」她熟练的用脚拇指捻了捻我的乳头,说:「16岁的人,还没发育,屁用!」又伸脚揉了揉我的裤裆:「DD毛都没有,真是嫩货。老娘起码得调教你三年,希望你不要挡不住三年时间,一命呜呼。」一下午,我就这么躺在老板娘的脚下,从此我的奴隶生涯开始了。在老板娘的家里,我每天有做不完的家务。洗衣、做饭、擦地,常被老板娘支得分秒不停。一有空闲还得替老板娘打扇、捶背、敲腿、揉腰、捏脚,没完没了。哪件事干的不称心,就会引来老板娘大半天的毒打折磨,老板娘每晚8点就上床了,我的服侍她汰洗后,跪在床边随时听候她差遣,一直到半夜两点中左右才允许我躺在她的床边下。早上5点左右老板娘几脚蹬踢会吧我踢醒,于是,我新一天的奴隶生涯开始了……岳老板不常来家,即使偶然来家,也多在白天,多时上午,岳老板见了老板娘也如猫见了老鼠。我发现他来家后还没进家门就想着快离开,他也不管我,好象我并不是他店里的学生意,事实上我已经成了老板娘的贴身「使女」岳老板来家后,我侧被老板娘关在内屋卧室里跪着,他们在客厅里说话。常常是为了钱的事,好象岳老板总是说店里开销不够,问老板娘拿钱,我在里屋听到老板娘说话趾高气扬,岳老板总在苦苦哀求,完了总听见外屋劈啪劈啪几声,象是皮鞭抽打、又象是打耳光声,再完了就听到老板娘喝一声:「滚!」之后,老板娘怒气冲冲的进屋,把积余的气出在我身上,幸亏岳老板不经常来家。「来,洗脚!」老板娘一天晚上突然叫我洗脚,平时端端洗脚水今天她竟然要我来洗,我厌恶的拗过头去,「还楞着干什么?替老娘洗脚!」我转身走出卧室。老板娘顿时如一头咆哮的狮子,一把把我拖进卧室,摁在地上又踢又打,「臭奴隶!你反了,不想活了?」老板娘褪下睡袍,全身赤裸。抄起一条藤条拼命抽打我,我号啕大哭。老板娘喝道:「不许出声!老娘打人不喜欢听到哭声。」说着她把脚盆里的洗脚布拧干,塞进我的口中。老板娘用藤条抽打了我几十下,再对我疯狂的踩踏了一顿,一直踩踏到我昏死过去,「装死?哼!」老板娘揪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摁进洗脚盆,这样我才苏醒过来。「洗脚!」老板娘已经把脚浸在脚盆里了,裸着两条肥壮粗大的白腿。我只得撑起身,爬到脚盆边,替老板娘洗了。「哼!敢反抗?臭奴隶,你以为你是什么?把洗脚水全部喝了!」我一楞,老板娘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摁进脚盆:「喝光!」好容易,我把一大盆洗脚水喝光了。老板娘扯住我的头发一推:「躺在地上!」我不知她又要怎样折磨我,躺在地上惊恐的看着她。老板娘冷笑着:「臭奴隶,胃口倒是不小。」她提脚拼命跺我肚子,一直跺到我实在耐不住把洗脚水呕出来。老板娘扯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摁在呕吐物前:「再吃进去!」吃完了,她才叫我收拾卧室,老板娘床上一躺,翘着健壮的大腿休息,我闷头收拾屋子,我想我已经落到这地步,以后为了少受折磨,什么事都别反抗吧。那天,我替老板娘洗完脚,老板娘仍然象往常一样叫我喝了洗脚水后说:「来,躺在地板上舔脚!」我刚躺下老板娘就坐在我的肚子上把脚后跟塞进我嘴里喝声:「舔!」老板娘肥大的臀部往我肚子上一坐。让我舔了一晚上的脚。从此每晚舔脚又成了我的必修课。舔的老板娘不舒服还要受老板娘一顿残暴的皮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