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字母社区湘江女王
21-07-05 22:23:20
0
1

我的父母去了国外,我只得和房微住在一起。她也是我爸妈中意的儿媳妇,来管着我。23岁的房微是一个温柔的护士,身高1。62米,有着一头美丽的头发,娇美的身材是她的骄傲,浑身散发着一股清纯的气质。我叫白天雄,是一个挺帅的男孩,有22岁了,身高1。82米,在学校里有不少的追求者,其中不乏漂亮的女孩,但博有才气的我相当的高傲,因为我对心中的女孩有相当的要求,况且他从小到大受到的是传统的教育,22年来和女孩子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更不要说搂腰接吻了,同校的其他男生都笑我「高傲的童男子」。由于我非常排斥父母私下给我订婚的行为,所以我总是尽一切可能的欺负她。可是温柔可人的房微却依旧细心地照顾我,关心我(她嫁给我后,才告诉我,在她16岁时,就深深爱上了我,期待能够做我的新娘,和我一生一世)。这使我十分惭愧,旧觉得美丽的她像天使。于是,我的心理产生了变化,我痛苦的发现,我竟然崇拜我的房微,还记得有一天我回到家中,我知道我的房微要加班工作,我忽然有一冲动,我入了浴室,从洗衣机取出她昨天穿过的脏丝袜出来嗅,我把丝袜脚尖位放近鼻子一嗅,一股脚汗味直刺激我的嗅觉神经,我的下体立即兴奋起来,我再用舌头舔丝袜脚尖和丝袜底,原来脚汗是很咸的,丝袜的气味和咸味很刺激我,但原来房微不知何时已站在我的背后。房微「你原来喜欢脏丝袜吗?我脚上这对更新鲜,更加臭呢。」这时房微把右脚从鞋子松出来,我则看着她的脚发呆着。「天雄,我知道你喜欢这个,还不爬过来嗅我的脚?我竟然真的爬至房微脚前,嗅着房微的脚,气味和刚才嗅过的丝袜差不多,但感到多了一份人体的热力。房微说」张开口!「我照她的话张开口,房微把脚尖向我的口一塞,她的脚尖把我的口塞得满满,我舌头舔着她的脚底,同样是咸咸的,跟着房微把脚从我的口中抽出。房微爬出客厅。房微穿回鞋子步向客厅并坐到沙发,我则爬至房微的跟前。房微说「天雄,我知道你现在很崇拜我,你现在还是要好好学习。每天晚上,我就让你替我舔脚,好么?」说着她的脸红了一片。「我明白了,谢谢你天使。」跟着我便去洗澡。房微去做晚饭,然后就叫我去吃饭。跟着房微拿来一条绳子,一端绑着我的头颈,另一断绑在其中一只餐桌脚。房微「明天你下班后买一条狗链回来,用麻绳绑太不象样,在我进餐时为我舔脚,还有,以后在我看电视,谈电话时也要自动自觉为我舔脚,明白吗?」我:明白了,天使。跟着我便在桌底为房微舔起叫来,由于我是第一次为她舔脚,技术当然不好,只懂用舌头舔房微的脚底和脚趾。房微「小笨蛋,不懂舔脚趾缝和撮脚趾吗?」我于是开始舔房微的脚趾缝,脚趾缝是最易藏有脚垢的地方,房微的脚趾缝里也有很多脚垢,但我不敢把舔进口的脚垢吐出来,只得吞下肚去,舔完脚趾缝,我开始为房微撮脚趾,我把房微逐根逐根脚趾撮,其实感觉真的有点恶心。当房微吃完晚饭后,她走到鞋柜并取出一双鞋子出来,这双鞋子很残破,我听过房微说要仍掉,房微把这双鞋子拿到我的面前,把鞋窝放到膸的鼻子让我嗅。房「微香吗?这是你以后吃饭的饭兜啊。」跟着房微便把吃剩的饭倒进鞋窝放到我面前。房微「不许用手,只准用口吃。」我于是便象狗一样用口伸进鞋窝舔食那些饭,忽然房微用一根麻绳把我双手反绑。房微我现在洗澡,为免你偷偷用手,所以要将你双手困绑,快点吃,若我洗完澡你还没吃完所有饭,我就不让你舔我的脚了奥。我于是在房微洗完澡前狼吞虎咽地吃下这窝用脚汗做调味的饭,当房微洗完澡后。房微说「啊!你果然吃得很快,证明你很喜欢用我的鞋子剩饭吃。」然后房微又穿上鞋出去了。1个小时后,她回来了。她舒服的躺在沙发里,两脚伸在外边,「爬。」她说。拿她的拖鞋。「用嘴。」她妩媚的说。于是,我用嘴叼着她的黑色高跟皮拖鞋,爬到她的脚边,为她脱去黑色的高跟鞋,她斜翘一条腿,白色连衣裙下穿白袜子,半截玉腿和两只玉足露在外面,脚下蹬着黑色高跟皮拖鞋,翘起的腿上玉足下指,深陷的足弓予突出的脚背曲线优美,拖鞋轻搭在细长的脚趾上,那一刻,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震颤了我的心,如同那一只美脚直接插进我的心里。一只玉足优雅地举到我的脸前,她似乎知道我不会拒绝,甚至没有象征性地问上一声,那晶莹的趾尖几乎碰到我的鼻尖,立即一股淡淡的臭味飘入我的鼻孔,沁入我的心脾,我的嘴微张着呆在那里,陶醉在那醉人的气味里。白色袜子里她的脚趾舒服的扭动了几下,一股皮革混合着汗渍及皮肤的气味传过来,,「张开嘴。」「是,老婆。」我跪在她的脚边,张开嘴。她把她的双脚贴在我脸上,蹂躏着,然后把大脚趾伸进我大张着的嘴里,「含着我的脚趾,」她说。「是,老婆。」由于她的脚趾在嘴里,我含糊的答道。现在,房微躺在沙发上,双脚伸直,我四肢着地跪在她的脚前,头伸向前去,嘴里含着她的脚趾她刚才只穿袜子跳舞,因此白色袜子上沾满了泥土,混合着汗渍,气味有点大。可是她不理会这些,我用牙齿咬着她的袜尖,轻轻的拉出一些,然后含着她的脏袜子,向后摆头,把她的袜子全部脱下。她的脚比袜子味道更大。可是我却要用嘴给她舔干净。首先是她的脚背,我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砥,然后是脚底,我的舌头把她的脚底全部舔净,然后是脚跟,最后是脚趾,我把她的每一个脚趾含在嘴里,吸允、舔砥,舌头伸进她脚趾缝里,把每一块污垢舔净。然后用牙齿把她的趾甲里的泥土等脏物抠出来,,她也休息好了,于是她让我张开嘴,把她的脏袜子塞进我的嘴里。我的天使老婆房微,站起来,去房间睡觉去了。半夜里,我壮着胆子,悄悄开门,爬了进去,幸好屋子里面铺着正张得地毯,膝盖不是很疼。爬到床前我才敢抬头,房微白皙丰盈的玉脚就在我眼前,我几乎兴奋的窒息过去,她的脚很厚实,但白里透红。颤抖着用嘴轻轻含住她左脚的小脚趾,柔软的几乎化在嘴里,加上脚上阵阵香皂的清香,我简直如在梦里。每个脚趾都仔细温柔的吮吸过以后,房微终于翻了个身,我吓得退爬,趴在地上不敢抬头,惊慌得说道:「一点了,老婆。」半晌,房微才有了动静,随后是下地找拖鞋的声音,然后,只听她梦呓的说:「啊和,我要你快去睡觉。」伸了个懒腰,又倒下睡了。以后我就每天舔我的天使般的未婚妻的脚。一个星期天,房微早晨值班回来,我不敢抬头看她,向着她的声音处爬了过去,在我面前出现了一双火红色的漂亮高跟高筒靴。我非常温柔和地吻了每一只靴尖,然后稍稍向后退了一点,等待她的指示。「把我的靴子舔干净。哦,上帝才知道我在厨房里都踩上了什么,好象是草莓蛋糕。」我这才敢抬头,靴子是到大腿根部的那种,配一双白色的袜子,架着腿。我跪着爬向她翘着的那只脚,转过头脸朝上,开始舔她的靴底。她马上有力地把我的头踩到了地上,她把靴子踩在我嘴上,告诉我可以开始舔了。她允许我用手捧着靴子稍微移动,以便能让我舔到靴底的每一个部分,但她还是架着腿,整条腿的重量压在我手上,我感到越来越重,手快支持不住了。她一边让我舔着靴底,一边听音乐,但我一点也没听到。当我舔完粘着奶油等东西的靴底,开始把尖细的后跟放到嘴里吮吸,努力地把靴跟吸得尽可能干净后,我请求换一只脚,她换了一个姿势,重新架上了另一只脚,我就马上开始舔,过了一段时间,终于舔好了。「舔干净了吗?」她又换上黑色高根鞋,「舔干净我的高跟鞋吧。」我跪着移动到她的脚下,她让我把舌头伸得长长的,用鞋底在我舌头上蹭擦,就象在地毯上擦一样。同时她的另一只脚刚踩在我的脸上,固定住我的脸,鞋掌把我眼睛都盖住了。后跟深深地扎进了我的脸颊。就象刚才一样,她好象我并不存在似的,在听音乐。显然,她对我的工作很满意,她很自然地把已经舔干净的脚挪到了我的脖子上,另一只脚重新踏在我嘴上,不用她说,我已经把舌头伸出来了。我脖子上的脚踩得相当重使我感到呼吸都很困难,但她似乎一点也没注意到。我觉得稍有点不舒服,正当我在想这个事的时候,房微也最终看出了我的表现。「把我的高跟鞋脱下来递给我,我要检查你的工作。」她稍稍抬了抬脚,我赶紧把她的高跟鞋脱下来递了过去。这时她自然地把穿着丝袜的脚踏在了我的嘴上,我一下子激动得快晕了。她把脚向上挪了挪,踏在我的额头上,注视着脚下的我:「这只鞋子怎么看来象一点也没被舔过啊,是不是你的嘴干了?」鞋子的底是皮革的,上面有被我舔过的口水。「是的,老婆。」「也许这样会对你有所帮助。」她朝着鞋底吐了一口口水,把鞋放在了我嘴上。「这可是我的吻哦,去受用吧,亲爱的。」我兴奋地舔着鞋底主人的口水,然后她叫我用嘴叼好鞋子,把脚伸进了鞋,抬脚踩到地上站了起来。房微说:「给我取颗烟来。」 我取来烟,为房微点上,她让我把头向后使劲仰着,嘴朝上给她当烟灰缸。房微把烟灰弹在我嘴里,命令我吃下去,好在烟灰不怎么烫。一颗烟快要抽完了,房微忽然咳嗽了一声,然后一大口黏痰就吐在了我嘴里,她的痰特别臭,但我只好吃下去。房微抽完烟叫我端来几盘水果,躺在沙发上边吃边打开了电视。房微说:「天雄,该给我舔脚了。」我就去取来牙具和一个盆,刷牙漱口,我跪在房微的面前,仔细地漱干净了口,房微又掰开我的嘴检查了半天,才让我给她舔脚。房微喜欢跳舞的,脚汗很重,而且可能是专门给我留着,没洗脚,那脚又脏又臭,我大概舔了有一小时,把房微脚上的臭汗和污垢都舔到了肚子里。我又端来一盆热水,给房微洗了好几遍脚。房微感觉舒服了。「饿了吧,天雄。我给你做饭去。」这样我才从饥饿中缓解过来。我感谢我的天使房微。晚上,房微回房睡了。我又偷偷地把房微的脚舔了好几遍,又舔了她的鞋,然后含着她的白袜子,满足地睡了。我硕士毕业后,就和房微结婚了。我们商量好每半个月,就要玩一次舔脚的游戏。那天我的美丽可人的房微就由温柔的小妻子变成了我的女主人,来满足我。我们的婚姻很美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