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艾彩原创踩踏第一站
21-07-05 22:21:50
0
5

我和姗姗从幼儿园便是同学。一次,姗姗穿着漂亮的白色蕾丝小纱裙来上学,加上那披肩长发,活脱一个从童话中走出来的小公主。自由活动时间,班里的男生结伴玩起了骑马打仗的游戏,看得姗姗来了兴致,她拽住我说要我当马给她骑。我很动心,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姗姗骄傲地骑着我到处爬的情景。但碍于面子,我说这么多人在不好,等去你家玩的时候再说吧。姗姗虽然有点失望,但还是答应了:“那到时候我要痛痛快快骑个够~你要一直乖乖当我屁股下的马呦~”我兴奋地有些迫不及待了。    终于等到放学回家,姗姗家里没人,我们便玩起了骑马游戏。姗姗把我拉进房间,心急地撩起纱裙叉开腿,对身后的我说:“还不快钻进来~”我立即趴下身去,从后面钻进她的胯下。姗姗一屁股坐在我背上,重重地颠坐了两下,一种奇妙的快感从胯下传来。她轻轻的压着我的后背,性感的蠕动着,让我兴奋极了!她开始摇晃着身体,用圆润的屁股搓碾着我的后背。姗姗一手揪住我的头发,两腿一夹,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屁股上。“驾~”刚开始成为姗姗的坐骑充满着新鲜感,我努力支撑起背上的重压,奋力往前爬。看到自己的朋友心甘情愿承受胯下之辱来给自己当马取悦自己,姗姗兴奋极了,一边狠狠地颠坐着一边大叫:“驾~驾~”她用身体压迫着我,驱使我绕着房间一圈一圈地爬。我细细地感受着来自姗姗胯下的重压和温暖,一种被奴役的卑贱感油然而生,更衬托出姗姗高高在上的尊贵。同时,姗姗呻吟着,在我的背上晃动着,当她上下的颠坐的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下面,她在真正的享受着。当我感觉到她的下面越来越湿的时候,姗姗兴奋的大叫着。    看着胯下的我已经气喘吁吁、筋疲力尽了,姗姗还是意犹未尽。她命我爬到一面更衣镜前,便叫我停住。望着镜子里高高在上的自己骄傲地骑着一头小牲口一样的小孩,姗姗禁不住说道:“真像一个公主骑着小马~”我立即迎合道:“姗姗你在我心中本来就是一个娇贵的小公主,高不可攀的圣洁女神~”姗姗听了很高兴:“那你愿意一直只当我的坐骑吗?”“我很荣幸能成为姗姗公主的胯下马,我做梦都想为高贵的小公主垫屁股。”姗姗咯咯地笑起来:“那我就叫你小屁垫吧~以后我骑你的机会多的是,你可不要被我坐死在臭屁股下啊~”“姗姗公主的屁股是香的,就算被你坐死我也心甘情愿。”“呀~你怎么说人家的腚是香的啊~”“我在钻你胯的时候凑近内裤吸了一大口。”姗姗笑骂道:“你好恶心啊~偷闻人家的臭屁股~”……    就这样,我们一起进入了小学。姗姗只要有机会便拉我去她家给她当马骑,我也习惯被她罩在裙下,呼吸着她胯下的味道摸索着向前爬。直到六年级时,姗姗的身体开始发育,原来娇小的屁股渐渐圆润挺翘了起来,乳房冒出了个尖尖,腰也妖娆了不少,一双细腿也变得修长起来。    放假前,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了。我如愿地取得了全班第一的好成绩,而姗姗却在倒数。回家后,姗姗的爸妈痛骂了姗姗一顿,罚她假期不准出门玩。之后又亲自到访我们家,拜托我在假期里为姗姗辅导功课。我只得恭敬不如从命。    放假第一天,我忐忑不安地来到姗姗家门前。姗姗一看是我,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推了我一把,嗔怒道:“都是你,考那么高分干嘛,弄得我爸妈都拿我跟你做比较,害得我挨骂还没发出去玩。”看着姗姗委屈的样子,我有些心疼:“对不起姗姗公主,都是我不好,你把气都撒在我身上,随便你怎么出气折磨我都行,只要你开心。”姗姗脸色缓和了许多,但又不想失去一个奴役我的好机会,便摆出一副高傲的神情命令道:“那你还不快钻到我胯下来驮我进屋~”我一听大喜,立即弯身钻进姗姗的粉色公主裙内,姗姗得意地一屁股坐在我背上,扭了两下,还嫌不过瘾,便把腿搁在我肩上。“小屁垫~驮你的主人回房~驾~”姗姗高声命令道。我卯足力气,驮着娇贵的小公主一步一颠地挪向卧房。    骑了两圈后,姗姗觉得还不尽兴,单纯的骑人马已经没有当年的新鲜感了。她看了看胯下的我,突然起身骑在了我的脖子上。我一惊,赶紧用脖子努力顶住来自姗姗屁股下的压力。姗姗用裙子罩住我的头,顿时她胯下独特的气息包围了我,姗姗柔软温暖的大腿贴着我的脸颊,让我不禁迷恋这醉人的温柔乡。姗姗见我没有反抗,便渐渐收紧双腿,夹住我的头,屁股在我脖子上轻轻蹭着,感受着来自胯下的全新的快感。我挺着脖子尽力配合着姗姗屁股的扭动,感受这上面的温度渐渐升高,内裤也变得潮湿。突然,姗姗起身跨过我的头,站在一边,留下我一脸不知所措地望着她。    姗姗狡黠地一笑:“单纯让你给我当马骑太便宜你了,我要坐你头上,让你卑贱的头颅置于我高贵的屁股下,让你处于最卑微最低下的位置,永世不得翻身。”我被她傲慢的神情和言语所刺痛,羞辱感充斥着我的内心,让我顿时意识到自己天生就是为卑微地取悦她而活,而她,可以随心所欲地践踏我的自尊来满足她残忍的欲望。姗姗看着我失神的双眼,觉得她已经完全控制了我,便得意地微笑着撩起纱裙,露出那性感可爱的粉色小内裤,劈开腿,缓缓蹲下身去。“小骚货~还不爬过来用你的头给本公主垫臭屁股~”我急忙爬过去,把脑袋伸进她的裆下,一股骚臭的味道刺激着我的鼻子,闻到她最私密的气味让我兴奋不已。姗姗屁股一沉,坐在我后脑勺上,两脚踩在我的手上。“小奴隶~驮本公主去镜子前好好欣赏欣赏~”姗姗沉甸甸的屁股压在我的头上,我颤抖着,努力维持着平衡,生怕怠慢了公主娇贵的屁股。    来到更衣镜前,姗姗回过头来一看镜子:“哈哈~好一个倒骑驴~”我的羞辱感再次膨胀,努力抬头看向镜子:只见一个硕大的白屁股压在奴隶头上,而奴隶的头几乎被这肉山埋没。姗姗摆出各种妩媚妖娆的姿势,欣赏镜子里高贵圣洁的自己和胯下卑微下作的奴隶,一种征服的快感油然而生,促使她萌生了更残忍的欲望。“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本公主私人的奴隶,永远生活在我的胯下,用你的崇拜来回报我对你的羞辱,你的一切都是为了取悦我的臭屁股而存在,为了我最肮脏的部位而服务。在我眼里,你的地位远不如我的大便尊贵,我拉出的一滩稀屎都比你圣洁的多!”姗姗高高在上地骑着我的头,耻骨紧紧贴在我的头皮,扭动着圆润肥美的臀部,在我头上一圈一圈地磨着。我沉浸在这独一无二的羞辱中,内心被姗姗的傲慢言辞所牢牢控制,我已经完全迷失了自己,深深地臣服于姗姗充满诱惑的玉臀下。    姗姗得意地看着她的裙下之臣,她的奴隶正一脸陶醉地沉浸在自己性感臀部的yin威之下,任自己的臭屁股在头上为所欲为。姗姗轻笑一声,抬起屁股命令道:“给我把头抬起来。”我顺从地抬起头,望着镜中自己被羞辱得微微发红的脸。姗姗双手撑在我的腰上,翘起臀部,让yin di紧紧贴在我的头顶上,让自己胯下的风韵一览无余。我呆呆地看着镜中被粉色布料包裹的私密花园,内裤凹陷的部分有些湿,温热腥臊的气息充满我的鼻腔,细细端详这精致的玉臀,雪白光滑细腻的肌肤,饱满诱惑的臀瓣,以及那充满神秘的花园,一阵电流窜向我的xia ti。我被他胯下的味道引诱着,突然萌生出想要舔食这美味臀部的冲动。姗姗看出我眼里的渴望,开始变本加厉地羞辱我。她轻轻地扭动臀部,用我的头顶一圈一圈地摩擦着她敏感的yin di。姗姗呻吟着,逐渐加大了力度,快速地摆动着腰肢。我出神地看着镜中一脸媚态的姗姗,一股更浓的腥臊气息从头顶上的玉臀传来,粉色的内裤中间湿透了,勾勒出私密花园的轮廓,整个画面都充满着yin靡的味道。    姗姗直起身,从我的头顶跨立起来,劈开腿站在我面前。我仰视着高高在上的公主,只见她微笑着俯视着脚边的我,脸上还有兴奋过后的红晕,她缓缓蹲下身,再一次向我展示出她令人迷醉的花园。她保持着一种小便的姿势,见我直直地盯着她骚臭的阴部,一把按住我的脖子,让我的脸凑近她的私处,顿时那种黏腻的腥臊味和gang men散发出的肮脏气味充斥了我的鼻腔。姗姗咯咯地笑着:“小奴隶~喜欢问我臭屁股的味道吗?”我被这性感的气息刺激得发晕:“喜欢~喜欢~公主的香臀比香水还好闻~”“嘻嘻~那可是我拉屎撒尿的地方哦~怎么会是香的呢~”姗姗得意地逗着我。“公主的香臀就是我的一切,您的屎尿都比我高贵得多,只要是您身体里排泄出的圣物,我都愿意充满虔诚充满感激地吃下去,我愿意用我的身体和尊严来侍奉您的香臀,取悦您……”我发疯似的对着姗姗骚臭的阴部磕头。姗姗再一次被征服的快感所充斥,她兴奋地看着臭xue下的奴隶虔诚地臣服于自己最肮脏的部位,她要让她骚臭的屁股与奴隶的脑袋结合在一起。于是她褪下一节内裤,露出长着稀疏yin mao的私处,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头就被她塞进了内裤。姗姗双腿跪地,身子前倾,将我的后脑勺置于她阴部的下方,使劲提了提内裤, 将她的屁股和我的头紧紧裹在一条内裤里。姗姗回头看着镜子,得意地哈哈大笑:“哈哈~你的狗头被本公主穿在裤裆下了~好好闻闻本公主的香腚吧~哈哈~”我被内裤勒得喘不过起来,内裤湿透黏腻的地方贴着我的脑门,此刻我的头被姗姗胯下的气味包围着,后脑勺紧紧挨着姗姗温热骚臭的私处,里面慢慢流出的腥臊粘液粘在我的头发上。姗姗望着被撑到几乎变形的粉色内裤,浑圆的臀部下骑着一个同龄小孩的头,内裤勾勒出那个小奴隶的脸的轮廓,被自己的yin水浸湿的部分正贴在小奴隶的脑门上。姗姗姗姗沉浸在自己的杰作中,一股电流直窜xia ti,大量的yin水分泌出来。姗姗大声呻吟着,上下用力地摆动着臀部,腥臭的阴部狠狠地一下一下撞击着我的后脑受,大量的粘液肆意地在我头发上抹着,甚至有一股yin水顺着脸颊流到我的嘴角,我被迫品尝着这腥臊的液体,一种毫无自尊的羞辱感让我头脑发热,深深地屈服在公主的香臀的yin威之下。内裤由于姗姗屁股的大力摆动而松弛了一些,使她的臀部重重地砸在我头上又猛地抬起的同时,我的头随着内裤弹性的拉扯又会重新陷入她的屁股中。姗姗兴奋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为了即将到来的高潮,加大幅度摆动臀部,狠狠地把我的头一下一下地砸向地板。我忍着剧痛,感觉头上的粘液越来越多,头发也糊成一团。随着姗姗的一声尖叫,一股浓稠的阴精she了出来,流了我满头满脸。我的头被撞得晕乎乎的,无意中又喝下一些流到嘴里的粘液。姗姗喘着粗气,渐渐回过神来,刚才欲仙欲死的快感让她陶醉其中,全然忘记了胯下奴隶的脑袋。姗姗回头瞅瞅镜子,自己高潮过后的红晕还没消去,身上微微发红的肌肤散发出诱人的女人味,那条粉色内裤已经完全失去了弹力,松垮地包裹着自己白嫩的屁股和奴隶被主人yin水淋得一塌糊涂的脑袋。姗姗脱掉那条碍事的内裤,低头看到我的头发已经被她的yin水淋成一缕一缕,被她骚臭的yin hu搓碾得不成样子,她不禁笑出了声。姗姗转过身来重新骑在我后脑勺上,慢慢地扭动着屁股,享受着高潮后的舒适。我努力看向镜子,高潮后的姗姗显露出一种更加魅惑人心的气质来,她一脸轻松慵懒地笑,把腿分开成160度,双手扶在大腿上,一圈一圈摩擦着她yin荡的私处。我被公主这傲然的气势和将奴隶肆意玩弄于股掌之中不容反抗的强势所深深折服,心甘情愿地被她尽情羞辱着,叩首于她的绝对控制之下,并疯狂地迎合她残忍的欲望,作践自己,来取悦我所顶礼膜拜的圣洁高贵的姗姗公主。姗姗突然感到一阵尿意,她看着胯下顺从的小奴隶,一个恶毒的想法萌生出来。她狡黠地笑着,抬起臀部,在离我的脑袋还有5公分的位置停住了。她一脸傲慢地说道:“小贱奴~你刚才表现得很好,作为奖励,本公主次你香喷喷的圣水给你洗头好不好啊~”我明白过来她的意思,身体不由得一颤,眼睛直直地看向镜子中公主的私处,那散发着腥臊气息的yinxue被蜜汁浸得发亮,鲜红饱满的yin chun闪着诱人的光泽,让我竟一瞬间失了神。姗姗看我没反应便不由分说地瞄准胯下的头颅,放松着括约肌。一道金黄色的尿柱浇了下来,带着巨大的冲力,she在我头上。姗姗兴奋地大笑着,得意地欣赏着被自己骚尿喷淋的小奴隶的狼狈相。她摇晃着屁股,手支撑在劈得很开的大腿上,让自己的尿she在我头上的每一个地方。我被这扫臭难闻的尿液呲得后脑勺生疼,不时有尿灌进我的鼻子里、嘴里,呛得我不住地咳嗽,被迫喝下不少臭尿。释放完的姗姗有种说不出的惬意,她一脸轻松地长吁了一口气,把带着尿珠的阴部贴在我脖子上蹭干净,站起身来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等一切平静下来我才回了神,闻着自己头上散发出的浓郁的尿骚味和腥臭的yin水味,刚才的一幕幕就像做梦一样却又真实地发生了。我立即从姗姗胯下逃出,慌不择路地奔回了家。    温热的水从莲蓬头里喷出,冲洗着我头上的污物。就在不久前,我还沉浸在姗姗公主圣水的洗礼中。不得不承认,姗姗有着一种让我欲罢不能的魅力,迫使我不惜一切代价来取悦她,哪怕是以我虔诚的崇拜来换取她对我残忍的侮辱。从这一天起,我的身心都只属于姗姗公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