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时代黑冰女王脚扇耳光
21-07-09 21:50:49
0
7

李佳佳是该市一所大学的校花,她长得美艳无比楚楚动人,不但身材火辣而且着装前卫时髦,这也得益于她出身于富裕的家庭,人美,会打扮,而且有钱去打扮。她美艳的容貌迷倒了整个学校的男生,当然也包括一个叫阿黄的农村学生。 阿黄这个孩子来自偏远农村,又黑又土,而且长相还非常的丑陋。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却对李佳佳迷恋到如痴如醉的境地,他看一眼李佳佳那优美的容貌和婀娜的身姿都能让阿黄心里怦怦直跳。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阿黄自知李佳佳是天上的仙女,而他只是地上的癞蛤蟆,他总是刻意压制着他的非分之想,但却总是压不住,这种心里的饥渴和现实的距离让他化作对李佳佳的痴迷,他疯狂的幻想着李佳佳的味道,他极度的想要品尝一下这种味道,他想做李佳佳的奴隶。 晚上,教室里开着灯,里面只有李佳佳一个人在晚自习,这是因为她太孤傲出众了,所以在女生中她总是被孤立,但是李佳佳却毫不在乎。 门外阿黄偷偷地站在黑影里窥视着李佳佳,他已经连续这样好几天了,他早就想过去对李佳佳说明他的渴望,但是总也说不出口。 今天他决心要挑明了,心里的冲动已经让他决定抛开一切,他已经无法再憋着这股冲动了。 阿黄跑到李佳佳的面前扑通跪了下来,低着头:“你,你好。”阿黄紧张的说。 李佳佳歪头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阿黄,但她就像没看到一样,马上转回头去继续看着书本。 “求你让我当你的奴隶吧。”阿黄鼓足勇气叫了一声,他马上把头伸到李佳佳的脚弓疯狂的舔起来。李佳佳那双白皙粉嫩的脚丫和白色高跟凉鞋早已让阿黄垂涎已久。 李佳佳皱着眉头,把脚从阿黄的嘴上抽回去,把书往桌子上狠狠一摔,站起来,不耐烦的说:“干什么干什么。” 阿黄完全不顾,他又把头伸到李佳佳的脚背上疯狂的亲吻。 李佳佳抽回脚,狠狠地踩阿黄伏在地上的手背,“快滚开!”李佳佳急了。 阿黄不顾手背被李佳佳高跟鞋猛踩的疼痛,依然伸嘴去舔李佳佳的脚。 李佳佳猛的抽回脚,狠狠一脚踢向阿黄的脸,把阿黄踢得滚到一边,然后李佳佳拿起书就要离开座位走掉。 阿黄立马爬到李佳佳的跟前挡着李佳佳的去路,李佳佳转左,阿黄就爬到左边,李佳佳转右,阿黄就爬到右边,哀求着说:“请从我的头上跨去过好吗,求你了。” “滚蛋!再不闪开我喊人了啊。”李佳佳气急败坏的用脚踢着阿黄的脸。 “我不!”阿黄执拗的又跪回到李佳佳的身前。 “嗯”李佳佳叹了一口气,猛的坐回到位子上不走了,阿黄则继续把头伸到李佳佳的脚上去舔。 “好好好好好”李佳佳抽回脚,生气的坐在那里看也不看左腿边跪在那里的阿黄。“说吧,你想怎么给我当奴隶。” “我,我想舔你的脚底和脚趾”阿黄请求到。 “不行!你的臭嘴会把我的脚弄脏。”李佳佳坚决的回答。 阿黄听到这话心里很难受,他原本想虽然他和李佳佳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给她做一个任由她驱使奴役的奴隶总行吧,但是在李佳佳的心里,自己给她当奴隶都不配。 “快说,还有什么,再不说我走了。”李佳佳用手绢当扇子扇着风。 阿黄顾不得屈辱,说:“那么,我想吃你的屎,喝你的尿。”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补充道:“要直接拉到我嘴里。”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李佳佳嘲讽着:“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吃我的排泄物,今天我就满足你,但是只此一次,以后不要再缠着我,听到了吗。” 说罢李佳佳起身走出位子,向门外走去,阿黄呼呼的爬到李佳佳的身后,把头伸到李佳佳的两腿间。 李佳佳的腿被阿黄的脑袋别了一下,停下脚步,低头看。 “请骑在我的头上好吗,求你了,我太想当马给你骑了。”阿黄低着头说。 “哎,真烦。”李佳佳看着双腿间阿黄的脑袋。 然后李佳佳突然一屁股骑在了阿黄的脖子上,翘起双腿,故意把全身重量压在阿黄的肩膀和脖子上。 “走啊,这么想给我当马骑,怎么不走了。”李佳佳说。 阿黄艰难的爬行起来,他的脸颊紧贴着李佳佳的大腿内侧,那柔软的肌肤让阿黄很享受,而李佳佳那翘着的脚丫更加挑逗着阿黄的神经,李佳佳的高跟凉鞋被脚尖挑着,脚后跟和脚底露出来,阿黄远远看去就想趴下头品尝李佳佳脚底和脚后跟的汗味。但是他不敢,李佳佳说过,他的臭嘴会把李佳佳的脚弄脏。他害怕如果舔了李佳佳的脚底和脚后跟,会把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品尝李佳佳屎尿的机会丧失掉。 教室门口,李佳佳站起来,从阿黄的头上跨下来,回头对地上跪着的阿黄命令道:“在后面远远的跟着我,不要靠近,不要让别人发现你和我有任何瓜葛听到了吗。” 说罢李佳佳转身优雅的走了,楼道里全是她高跟鞋敲击地面造成的嘎嘎声。 阿黄只好听命,远远的跟着李佳佳的后面。 李佳佳来到了校园中一个在建的小花园,晚上工人们都回家了,而里面坑坑洼洼的也不会有人来。 李佳佳在一棵大松树下停下来,阿黄跑过去。 李佳佳用脚尖指着地上的一个长方形的凹槽,说:“下去躺好。” 那个凹槽是为了种植冬青挖的,正好可以容一个人躺进去。 阿黄躺在里面张大了嘴,等待着品尝李佳佳的屎尿。 李佳佳跨在凹槽上,脱掉牛仔短裤和内裤蹲下来,她的屁股距离沟里阿黄的嘴足有半米远,这不是阿黄想要的方式,他想要的是李佳佳蹲在他的脸上拉屎,让他的嘴和李佳佳的pi yan近距离接触,他好有机会能亲吻一下李佳佳粉红色yin chun和菊花瓣上的褶皱。 但是这显然是李佳佳特意安排的,这也算直接拉在阿黄嘴里,但是却不给阿黄的嘴接触她阴部和gang men的机会。 阿黄知道他是不配接触到李佳佳的身体的,哪怕是用他最宝贵的嘴去亲吻李佳佳最低下的pi yan也不行,能和李佳佳说话能吃她的屎尿已经是最大的赏赐,他深深地感觉到了自己的低贱,他只能远远的看着李佳佳诱人的yin chun和gang men流口水而吃不到。 哗哗哗,尿液从李佳佳的阴部洒下,尿的很急,阿黄歪着头奴隶的用嘴接着尿液,但是上面李佳佳却总是挪动屁股,有意把尿尿在阿黄的脸上而不是他的嘴里,阿黄感到了巨大的浪费,李佳佳的尿液大部分都被洗了脸,流入了下面的泥土中,而喝到嘴里的只有一口而已。 正当阿黄不舍得喝嘴里的那口尿液的时候,李佳佳的菊花张开了,屎条哗哗砸在阿黄的脸上和嘴里,嘴里的尿液和屎和到一起成了一口屎汤,阿黄痛快的连吃加喝。 屎条还在哗哗的砸在阿黄脸上,李佳佳拉了不少,她拉的屎已经把下面阿黄的脸都遮住了,阿黄用手把脸上的屎抹到嘴里,痛快的大口吃着。这时他的鼻子还能味道恶臭味,但是他的牙却不由自主的不停的嚼,嗓子不停地咽着,强烈的被虐待的快感使他忘了臭味,使那摊臭屎变成了阿黄的美味。 李佳佳用卫生纸擦拭了pi yan,把卫生纸扔到阿黄的脸上站起来提起裤子,低下头对下面狼吞虎咽的阿黄说:“满足了吧,记得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听到了吗!”李佳佳极不耐烦的说。 “呸”李佳佳朝沟里的阿黄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转身走了。 阿黄吃着李佳佳的屎,感觉到巨大的满足,他把脸上的屎都吃下去,又拿起李佳佳擦过屁股的卫生纸,闭上眼睛用嘴亲吻着上面的粪迹。因为这个地方是刚刚擦过李佳佳pi yan的部位,他无法品尝到李佳佳的pi yan,而只能用这种方式去幻想他躺在李佳佳的胯下舔舐着李佳佳pi yan的情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