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喜欢绿帽原来是这个原因
21-06-11 00:22:02
0
0

曾经遇到过一位自称有绿帽情节的男性,询问我能否把他和女友爱情动作时拍摄的视频发我给看看。他说,能够从“曝光”自己的伴侣,甚至是目睹对方和别人“偷情”中获得很大快感。 有一天,这位男士兴奋不已,女友终于被他说服,愿意去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当然,女友这么做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满足他,在旁观看的癖好。 也许是女性地位得到了提高,如今“戴绿帽”的性别色彩逐渐有所淡化。女人被男人劈腿,也可以说是“头顶一片绿”。不过对男人来说,“绿帽子”带来的伤害绝不会仅限在情感方面,而是包含了更为强烈的屈辱感——外人要是听到风声,很难不投来异样的眼光,背地里恐怕更是嚼烂了舌根——就跟张志明的那帮围聚在后巷抽烟的八卦同事一样。 这说起来似乎有点不公平:女人被劈腿,人们更多的是同情、理解;男人被劈腿,大家却在暗地里揣测他是不是“性无能”、“窝囊废”,不光惨,男子气概也要一并遭受质疑。 在跟一些男性闲聊的过程中,我察觉到,他们要是发现自己被男人戴了绿帽,通常都会非常不爽。但如果给他戴绿帽的是女人,哪怕那个女人一身中性装扮,和男人别无二样,他也不会有太大感觉,还有可能想入非非,暗戳戳地意淫两女一男双飞的好戏。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在某些人的观念意识里,两性地位不对等,女性更像是男性附属品一般的存在。男人被女人背叛,就好比是自己的猎物被抢走,或多或少会感到性主权的丧失。如果女伴劈腿的是和他同一层级的男人,那么这种应激反应瞬间就会被激发。但是,要是女伴劈腿的是一个女人——一个貌似比他低一级的物种,他却不太会感到地位遭到威胁。 绿帽恐惧,与其说是害怕女友或老婆移情别恋,还不如说是害怕失去阳具的独占权。 就是从那时候,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会有绿帽情结? 那么为什么男人最深的恐惧之一,还会发展成一种特殊癖好呢? 因为恐惧是一种强而有力的情绪。只要是情绪,就会给人的心理和生理带来反应。 就像你和喜欢的人一起“找罪受”——如坐过山车、看恐怖片、吃麻辣火锅,你们一起分泌了肾上腺素,彼此之间的联系就会变得更紧密一样。据闻有淫妻癖的男人,也在窥视心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云雨时,在一阵阵疯狂袭来的屈辱感中,获得了他专属的快感。 尽管这种特殊的爱好不被主流社会所接受(甚至比喜欢被皮鞭抽还更令人难以接受),但年复一年批量生产的成人娱乐流水制品的情节,还是揭示了很多人对被戴绿帽的着迷。 成人影片里有数不胜数的绿帽桥段,要不就是位高权重的上司当面侵犯了妻子,要不是就是凶残丑陋的歹徒上门威胁男人,要他让渡自己的老婆,要不就是另一个种族的猛男(伴随着令男人更感焦虑的“更粗大”“更威猛”“更粗暴”等刻板标签),对娇滴滴的人妻上下其手——不是更高一级,就是更低一级,多少折射着权力的色彩。 跟开头介绍的那位绿帽先生一样,有些人会让他们现实中的女伴去和别的男子发生性行为。 另外虽然女人在遭到背叛时,也会感到屈辱和愤怒,同样可能出现胸口起伏、呼吸困难,心跳加速……等一系列生理反应,但迄今为止冒出头来的女性绿帽,实在少之又少,所以我认为这种特殊癖好的产生,跟父权社会的角色定位离不开关系。 我猜想,在真实的世界中,如果两性完全平等,估计就没什么男人有绿帽情结了。 就像现实中有些颇具权势的男人内心有受虐情节,也有一部分格外珍视自己女朋友的男人,偏偏喜欢被绿——这未必不是对于现实角色的一种颠覆和反抗。 在这种违约背俗的游戏中,他们拥抱了恐惧,超越了恐惧,甚至在自发创造恐惧和屈辱的过程中,滋生出一阵又一阵难以自抑的快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