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银河字母社区艾
21-07-09 21:34:34
1
6

晓芳面朝面地光屁股骑坐在奴隶身上,脱下的内裤捏成一团拿在手里。“奴隶,你是不是看得垂涎欲滴?拿去吧,把它展开来看。”晓芳将内裤往奴隶的脸上掷去。奴隶拿起女人的内裤慢慢展开。“怕什么难为情?怕难为情的应该是我呀。”这是一条浸透晓芳的香汗的内裤。那个部位呈现闪亮的黄色。银糜的欲望用粘糊糊的花蜜在裆部留下了烙印。“奴隶,你也可以用鼻子嗅一下香味嘛。”晓芳一把抢过内裤不由分说塞到畏惧的奴隶鼻尖下。“呜…………”一股混合着尿和奶酪的腐败的酸味扑进鼻子。但对奴隶来说,这种银糜的气味是从新鲜的快活泉中发出的令人陶醉的芳香。半萎的银茎开始一跳一跳地抬起头来。“你想接受女性菲那蒙的刺激吗?”一条女人内裤可起到立杆见影的效果。晓芳觉察到她屁股后面奴隶身体的变化。“嘿,你呀,还是这样……下流的烂根……”“女主人,我、请原谅……”“真啰唆,一遍又一遍的……闭上嘴打非ji!”“唔!”晓芳将内裤塞进奴隶的嘴里。“你既然喜欢我的内裤,就把它吃下去。”嘴里塞着内裤的奴隶,痛苦地在女人屁股下面挣扎着。“没有办法。我不得不对你进行惩罚。来,我来教你打非ji。”晓芳调转身子,屁股对着奴隶的脸继续骑坐在他的胸部。“嘿,还未能达到十分怒张的地步。不过女人可不喜欢包皮的烂根。”啪!晓芳用玉指弹了一下奴隶青筋毕露的银茎。“让我把你烂根的包皮剥开来。”晓芳的右手紧紧握住奴隶的银茎,然后猛地一下将包皮捋尽。“呜…………呜…………”奴隶发出悲鸣声。张开口的龟头露了出来,呈美丽的粉红色。白色的污垢附着在龟头上,一股栗子花样的异味扑鼻而来。啪!晓芳打了一下奴隶硬直的银茎。“呜…………呜……”“这么脏,简直是垃圾桶。难以想象的恶心。”晓芳用浴巾将龟头上的污垢擦干净,然后再次握住银茎。热热的银茎在晓芳手里不住跳动,那种感觉真爽。“我要尽情玩弄你,然后榨干你最后一滴晶液。”征服奴隶的快感使晓芳倒错的银欲越发高涨。奴隶的银茎是活的玩具。晓芳手里的rou邦不但更热而且更硬。照这个样子,只要再捋两、三下就会喷出浆液来。晓芳轻轻地捋着奴隶的银茎。“唔…………唔…………”奴隶仰起身子企图反抗。“放老实点!你这个不识相的家伙。”“啊…………”晓芳猛地一下握住奴隶的睾丸。触及两个睾丸的感觉令女人愉悦,她转动把玩着那两个肉弹。“肉弹肉弹,可否将它捏碎。”奴隶双脚乱踢,对女人残酷的调戏话表示反对。晓芳玩弄rou邦的手开始用力。银茎痉挛着作出了反应。“呜…………”就在这一瞬间,奴隶的龟头朝天喷出大量白浊的液体。没有尽兴就散了场。啪!晓芳的玉手打在奴隶喷出晶液后萎缩的银茎上。“谁说过可以放出来的?”晓芳严厉地责问奴隶。“既然这样,对你的惩罚就不能算结束,我要再一次榨出你的晶液来。”晓芳从奴隶的嘴里拔出女人内裤。哈!哈!奴隶大口喘着粗气。“你年纪轻轻可一连放出好几回呢。”“女主人……”“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将我的下身舔干净。”“啊,这…………这种事……”“奴隶,女人内裤的香味还不能使你满足吧?现在我让你品尝一下女人下身的滋味如何。怎么样,开心不开心?”晓芳说着屁股已蹲在奴隶的面部上方。只见银糜的花蜜一丝丝缠绕在两片花瓣上,从柔肉的裂缝里微微显露出鲜艳的粉红色粘膜,刻出鲜明表达女人欲望的浮雕。奴隶生平第一次看到女人阴部光溜溜的肉褶。那肉褶张口露牙好像要把他吃了似的,他感到恐惧。晓芳湿漉漉的阴唇慢慢地向奴隶的口部移近。大量温热的银水汨汨地流出来落在奴隶的脸上。“唔!”晓芳的银裂封住了奴隶的嘴。“尽情品味吧,奴隶。你一定想它想疯了。”晓芳将自己的银肉压在奴隶的嘴上不断用力磨蹭以发泄倒错的情欲。奴隶憋得透不过气来,不得不张开嘴。“唔……唔……”“奴隶,舌头,用舌头将我这里舔干净。”啧啧地舔着晓芳阴唇的舌头,好像小动物在蠕动一样。“是……是这样,奴隶,再用力……再用力舔。”小动物在晓芳银裂深处活蹦乱跳,那种不堪忍受的粗鲁动作使女人心醉神迷。“嗯……嗯……”晓芳扭动肥白的屁股配合奴隶舌头的动作。啊,多爽啊!舌头……这时活蹦乱跳的舌尖缠住了被一层薄皮包着的敏感的肉芽,那肉芽立刻充血变成一个小硬块。“啊……”晓芳不由自主地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同时身体向后弓起。女人的身体对奴隶稚嫩的舌头触及肉芽作出了剧烈的反应。在一阵阵兴奋中,新的蜜液势不可挡地从花芯中溢出。“这儿,就是这儿,奴隶。啊啊……好啊,再仔细舔……”这、这是阴蒂……奴隶用舌尖扫描那小小的肉凸起时,才第一次了解女体的神秘性。销魂的肉体,还有甜美的花蜜。奴隶近乎麻木的舌头剧烈刺激晓芳的肉芽。“啊、好啊……多爽啊。奴隶,再舔,再舔!”晓芳的呼吸急促起来,扭着屁股不耐烦地催促奴隶。屁股蹲在奴隶脸上强迫他提供口舌服务,变态的狂喜不断高涨,这种征服感使人心醉神迷。对于晓芳来说,好像是在贪婪地吃着一种新鲜的果子,尝到了迄今为止从未尝过的刺激。“啊、啊…………奴隶,舔里面,这样,是这样。”奴隶的舌尖侵入肉洞口内。“再舔,再用舌头……”奴隶笨拙的口舌服务远比情场老手的爱抚更加过瘾,直把晓芳的欲火点得越来越旺。“唔、唔、唔…………嗯”奴隶的嘴和舌头被女人粘糊糊的银肉覆盖翻弄,他憋得喘不过气来。不过,他的欲望rou邦却渐渐抬起头来。“女主人的这个部位将让我的银茎插进去。”一想到这里,稚嫩的rou邦立刻变得雄纠纠气昂昂。晓芳的蜜液不断滴落在奴隶的脸上,他的脸变得粘糊糊滑溜溜,还闪闪发光。一直这样舔下去,舌头难以继续用力。由于疲劳,奴隶停止了舌头的动作,不料头顶上立刻响起女人的斥责声:“还要,奴隶,不许停止,继续舔下去!”被银肉缠住的舌头不容易得到解放。“啊…………呜…………嗯。感觉……爽得很……”晓芳不由自主地向后仰起身子,嘴里发出娇喘声。她的情欲越来越高涨。奴隶一面吸食从妖艳的肉褶中源源不断地溢出的花蜜,一面将手伸到女人的乳房。一种柔软有弹性的感觉传到手心,小小的乳头开始发硬。奴隶大把大把抓着晓芳的肉球,颤抖的手象搓揉肿块那样搓揉女人的乳房。笨拙的爱抚动作。“啪”的一下,晓芳打脱了奴隶的手。“不许你这样随便摸我的奶子。更加更加认真地舔我的屁股沟,肛门也要舔!…不许你做其它动作。”晓芳用更大的力气将粘糊糊的肉缝压在奴隶的嘴上。“呜、呜…………”对于期待变换花样的奴隶来说,继续以上的口舌服务无疑是一种痛苦的事。那完全是一种被动的性行为,不能做晓芳命令以外的任何事。“啊…………感觉真爽,奴隶……。”晓芳一面加快屁股扭动的速度,一面用右手猛地握住再次勃起的奴隶的rou邦剧烈捋起来。那青筋毕露的rou邦变得更加坚硬,几乎到了怒张的地步,同时一面痉挛一面跳动。“啊啊……又要出来了……”晓芳一面用肿胀的肉芽拼命磨蹭奴隶的鼻尖,一面攀登情欲的顶峰。“啊…………”“呜…………”奴隶rou邦的前端再次喷出白色的液体。几乎就在同时,晓芳也痉挛着向后大幅度弓起身体,达到了官能的顶峰。两人交错着大口喘着粗气。晓芳手握奴隶涉精后疲软的银茎躺在奴隶的身体上。阴唇张开着,露出粉红色的象征情欲的粘膜皱褶。……“怎么样?女人屁股的味道不错吧?”“是、是的。”被女人丰满的身体压在下面的奴隶恭顺地回答。“奴隶,你的口舌服务很成功,女主人有感觉了……”晓芳白皙的裸体因发热被染成美丽的粉红色。“女主人,我要……”受尽女人变态游戏蹂躏的奴隶象温顺的小羊那样哀求道。“要什么,奴隶?是不是想同女主人坐嗳?”“是、是的…………”“不行,奴隶是没有资格同女主人坐嗳的。奴隶一心想同女主人性交的梦想被女人冷酷的言语打破了。“不过,你刚才表现很好,女主人要给你一种特别的。刚才一直舔我的屁股,你一定渴了。现在我奖给你一种特别的。 晓芳从奴隶身上抬起屁股,用手指将闭合的银肉缝口掰成倒V字形,然后对准奴隶的嘴。“女主人奖给你尿喝,你要全部干净地喝进肚里,一滴也不许吐出来。为了让我瞄准目标,你要张大嘴,再张大嘴!”“要我喝……尿……”奴隶一脸惊恐,不管怎么说,喝女人撒的尿……这是从未遭受的耻辱啊。“啪”的一下,晓芳的玉手狠狠抽在奴隶的脸上。“痛啊!”“不要惹女主人生气,好心给你这么美的?奴隶,无奈地张开嘴,闭上眼睛,等待女人往他嘴里撒尿。“呜,啊唔……”温热的金黄水珠一滴一滴落进了奴隶的口腔。苦涩的充满酸味的女人尿液。奴隶狠了狠心将尿液咽下肚里,喉咙里发出“骨碌”一下响声。嗤……不一会儿尿液就象决了堤的水一样以不可阻挡之势奔腾着注入奴隶的口腔里。“啊唔,啊…………”金黄的飞沫不断溅在奴隶的脸上。骨碌,骨碌,骨碌…………奴隶将那奔流的银糜的琥珀色液体咽下肚里。喝到一半的时候,由于尿量过多和尿味的刺激,一时之间尿液在喉咙口咽不下去,奴隶不得不吐出来。带着女人体味的温热的尿液流到了铺在床上的浴巾上。“我不是说过不许吐出来的吗?”晓芳摆动着还在喷尿的屁股责问奴隶,结果奴隶的脸全部被女人的尿液淋湿了。唉,我竟然受到如此的凌辱……奴隶无奈地听任女人飞散四溅的黄金水冲击面孔。想到自己惨不忍睹的姿持和被女人翻来复去玩弄的情景,他变得自暴自弃了。终于最后一滴尿液滴进了奴隶的口腔。晓芳嘘地叹了一口长气。“不识抬举的奴隶,给你喝这么美味的饮料,你还吐出来。该怎样惩罚你呢?”晓芳斥责奴隶。“饶了我吧,女主人,绕了我……”“别啰唆,先用舌头将我尿尿的地方舔干净!”晓芳执意要奴隶用舌头舔被尿液污染的阴部。奴隶不得不用笨拙的舌头在女人的尿道口来回扫描。啊,多么爽啊,阴部被舔的感觉……我要将这个奴隶改造成只供我一人银乐的恭顺的宠物,为此我还要给他更多更多的耻辱。从此,晓芳一有尿意就命令奴隶仰面躺在地上张大嘴让她撒尿。而只要吐出一口尿,她就用鞭子狠命抽他的屁股。在女人残酷的训练下,奴隶终于能一滴不剩地将女人撒的尿全部咽下肚里。他变成了供女人撒尿的马桶。

评论